悦己动人

mimidao:

中秋時節
漢月朗照,皓月十分光正滿。
千裏清秋,野鳧行雲。
此時的鄉間
秋露如珠,灼灼紅榴,百果收倉。
滿樹石榴一夕熟,山間野柿一朝紅。
一場風
滿院巖桂落英,廊下可訪香。
平心拾得三分閒
定要看桂影寒泉,於秋閣嘗茶。
聞果香賞殘荷,念歲老踏秋林。
登高獨行,迷失不知歸途。
一年最美時。
各位朋友 中秋快乐!

牛了👍🏻👍🏻👍🏻

老相册:

居里先生、居里夫人、居里小姐;画面里的三人都是诺贝尔奖得主....

1906年

---

微信公众号:老相册


辛苦最怜天上月,一昔如环,昔昔都成玦
———— ————纳兰性德

因为中国政府在1925年曾经签署了一份《斯瓦尔巴条约》国际公约,所以中国公民至今都可以在这里自由出入,在无需工作签证的基础上就可以来这里工作

旅行精选:

我的旅行小马甲:

分享一个冷知识:朗伊尔城,在北极圈内,是世界上最北端有人居住的城镇,世界上唯一一个判定死亡违法的城市,就是说不能死在这座城里!除非猝死,病人和老人必须离开,并且这里禁止生孩子,孕妇临产前一个月要离开。但这个地方中国公民有权自由出入不用签证,我们这次北极行就是从这里登船的。 ​​​​

老相册:

这个侧脸我给101分

1960年

---

微信公众号:老相册


Puzzleman Leung:

TAN TAN STUDIO 2017 SERIES C

Model / BEE KE

Make up / MEG MAG

Hair / Fran Lin

Stylist / Ball Ball Chiu


瑞鸣-听见音乐点亮生活:

当你听到手风琴的音乐响起时,为什么会自动把曲子带上回忆的昏黄的滤镜?为什么我们的父辈们听到手风琴的音乐格外亲切、会伴着音乐讲述青春?手风琴本来是西洋乐器,为什么中国人却对它情有独钟?


电视剧《山楂树之恋》男女主人公拉起手风琴

(图片来自网络)


手风琴,其实不是古典乐器,它也是19世纪才出现的。据传是18世纪末中国的器乐“笙”由意大利传教士传入欧洲,欧洲人根据这种乐器以活簧与风的吹动发音的原理,研制出了口琴、风琴和手风琴等多种乐器。这“出口转内销”的手风琴,在20世纪初才因为开放通商口岸传入中国。百年来,这个异国创造的乐器,却随着国家的命运共振着,成为那些火红色年代里独特的音色。


不过,20世纪初的手风琴还登不上大雅之堂。一开始只是卖梨膏糖的用来招揽生意的工具,20年代也仅是中小学生的音乐课上的伴奏乐器,丰子恺先生都在《音乐的常识》中说“手风琴如同口琴一样,是一种不开化的、简单的、如同儿童玩具般的乐器”。手风琴真正变成街头巷尾人人喜爱的乐器,是因为那个充满遽变、雄姿英发、火红热情的革命时代。


电影《寻龙诀》中拉手风琴的丁思甜成了一抹红色的回忆

(图片来自网络)


对于革命宣传来说,手风琴能背起来就走、既能独奏又适合伴奏,最适合在田头地垄、工地码头这些群众聚集的地方演奏了。也特别适合需要频繁转移和随时游动的革命音乐人,自然成为他们喜爱的乐器。


抗日战争到来后,大批苏军进入了东北,手风琴成为了军队文工团的必备乐器。毕竟笨重却动听的钢琴很难跟随队伍打游击,而背上了手风琴就相当于背上了枪,可以南征北战了!而且相对于无固定音高的乐器,手风琴更容易上手,行军间歇拉一曲手风琴是对劳累的战士们最好的调剂。因此,中国最早的手风琴演奏家和演奏曲目大都来自军队,这就一点儿也不稀奇了。


拉手风琴的解放军战士们(图片来自网络)


新中国成立后,很长一段时间里,苏联这个“老大哥”对我们的影响极深。我们的爷爷辈们可能会和儿时的我们讲起“布拉吉”(俄罗斯语“连衣裙”的音译)、列宁装、大列巴……当然还有手风琴。在那个百废待兴的年代里,手风琴是浪漫的象征,是年轻的大姑娘小伙子们委婉表达爱意的道具。《莫斯科郊外的晚上》、《喀秋莎》这种轻松的曲调中和了那些坚硬的时光。


穿布拉吉的姑娘们(图片来自网络)


当然,手风琴明亮的曲调更适合演奏进行曲风格的作品:《大海航行靠舵手》、《东方红》、《学习雷锋好榜样》、《团结就是力量》都用手风琴演奏。那时,全国大大小小的文艺青年都背上手风琴,上山下乡,是知青岁月中最明亮的色彩。


到这里,我们就知晓了为何父辈们对手风琴情有独钟。因为手风琴记载的是他们的青春记忆,是他们黑白岁月中唯一的一抹火红色。2017,瑞鸣出版的新专辑《老友进行曲》就只选用了手风琴一种乐器,请到了手风琴演奏的大咖们,独奏重奏还原那个火红年代的经典音乐。


《老友进行曲》专辑内页


新专辑《老友进行曲》今日已成功上市,在这里,也特别感谢专辑总策划田家青老师,以及中国手风琴界领军人物姜杰老师的倾心付出。姜杰老师不仅为本专辑遍寻旧友,盛邀老中青三代手风琴名家在北京共赴这场手风琴盛宴,而且还在专辑中演奏了代表作《江河水》,完美呈现出了原曲中朴质而蕴藉无穷的神韵,结尾处情绪慷慨激昂,如奔涌直下的江河,奔向天阔云低的地平线远方。


《老友进行曲》专辑内页


我们更要感谢为这张专辑奉献精彩演绎的众多手风琴演奏名家们:


82岁的手风琴艺术泰斗任士荣老先生用国产鹦鹉手风琴奏响《铁道游击队随想曲》,重现了战地情形。


张国平先生还原了《打虎上山》充满豪情壮志的旋律,更添了对今天生活的热情和对未来的憧憬。


演奏专辑中《草原牧歌》的青年演奏家张维怡,曾是瑞鸣《风琴•风情》专辑的主奏,她的演绎让内蒙古草原跃然眼前。


专辑同名曲目《老友进行曲》则是王宝胜王韧老师共同合奏,以恢宏的气势和丰富的和声层次,充分发挥出了手风琴这种乐器所特有的“交响”特质。


《傣家欢庆泼水节》经由李方宇老师的演绎,以意大利手风琴维多利亚清新柔美的音色,描绘出了一个自由而悠远的田园牧歌景象。


青年演奏家龙丽以极其高超的键盘技巧享誉于国内外,她演奏的《意大利波尔卡》准确而极富感染力地表现出了拉氏作品之中激情与忧郁共存的悲剧内蕴。


著名手风琴演奏家宋毓建颇具戏剧性的演绎了前苏联大师作曲的《马刀舞》,经意大利顶级名琴斯堪达利的厚重而不失明亮的音色烘托,更添几分趣致。


当今新生代的手风琴曲《菲尔探戈》和曾荣获“世界杯”国际手风琴锦标赛第一名的青年演奏家贺倩重逢,强烈的切分节奏之中律动的是火热的激情与旖旎的浪漫。


制作人叶云川为《老友进行曲》专辑签名时留影


这些优秀的手风琴演奏家以及演奏曲目内容,您可听着手风琴CD,翻着新专辑内页细细品读。预售活动结束了,由制作人叶云川先生签名的专辑已经在运送途中啦,各位稍等几日即可收到。


制作人叶云川签名的《老友进行曲》专辑


手风琴的旋律是那个火红年代独有的记忆依托,忆旧的人们和着这些带着岁月感的旋律,回忆曾经的辉煌,无限滋味涌上心头。


瑞鸣音乐《老友进行曲》专辑封面

 非经瑞鸣允许请勿转载


老相册:

七个人,一条腿

1918年,英国罗汉普顿军医院

---

微信公众号:老相册